--.--.--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4.07

[幸运生日贺文]那幸福的彼端满是荆棘。 01

那幸福的彼端满是荆棘。



Closed off from love, I didn't need the pain.
Once or twice was enough, and it was all in vain.
Time starts to pass; before you know it you're frozen.



[一]

或许最让咎隽觉得高兴的,就是可以在父亲的葬礼上与许久未见的哥哥相聚一块儿。
父亲在临终前把自己最爱的水晶表交托于他,千叮万嘱,一定要把水晶表交给哥哥。

哥哥,哥哥。
他从来都不承认肆隽是他的哥哥。
他们毫无关系,就是连远亲这种最微弱的关系也不能将两人连接在一起。
上一代的关系,倒是剪不断,理还乱。
他的父亲……也就是义父,是他亲身母亲过往的恋人。
亲身父亲是谁他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他瞧不起这样的男人——抛弃怀有身孕的女人,甚至不管对方死活,强迫对方挺着肚子出卖身体好赚钱养活自己。
吃软饭、冷血无情、自私自利,任何负面形容词似乎都可以和这样的父亲扯上关系。

他永远记得在七岁之前,他靠的是母亲用身体赚回来的钱才能健健康康的成长。
母亲似乎也没有隐瞒的打算,在大厅上随意做爱已经习以为常。
抓着母亲亲手缝制的棉枕头,喝着早已变酸的牛奶,看着母亲不断的呻吟尖叫,在男人的身下不断的扭动。
只是那些男人似乎比母亲还要来得不好意思,总是在途中怒吼着要他滚回去卧室。
所以他总是哭着的在那听起来很是痛苦却掺杂着欢愉的呼喊声下回到卧室。
即使……关上房门仍可听见。

他的童年回忆不甚美好。

幼儿园老师指着他,告诉每个孩子千万不要接近他。
大人的言语暴力早就化作利刃划开他当时弱小易碎的心。
他披上属于自己的保护罩,将那些伤害化作微笑;总是笑着的来作弄那些老师同学,或是在被老师责骂鞭打之后,依然冲着老师笑。

该说这样的年纪就拥有这样的情绪是种无奈。
人们都说社会可以磨练一个人的脾性,加阅历什么的;那他,可是比任何人都还要早接触到社会险恶的一面。

母亲多次被校长召见。因为自己那无伤大雅的报复,孩子气的报复。
那个看起来如此慈善的老校长,还是和那些嫖妓不给钱的男人一样,尽对他的母亲做一些下流的事。

母亲在回家的路上都会牵着他的小手,告诉他,你……你要比任何人,任何人都还要坚强……妈妈需要你来保护呢……所以啊,所以……你要快高长大,保护妈妈……好不好?母亲总是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
他并不知道,母亲是强忍着泪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他总是紧握着母亲那满茧的右手,笑得很天真,妈妈你要等我快高长大,我要保护你不再让你被那些叔叔伯伯们压在你身上。

他只是单纯的认为那些男人是压着母亲,胡乱抽动而已。
这样的映像也早已深烙在脑海里,磨灭不了。

但他终究是个孩子,能了解些什么。







待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qiyakaori.blog27.fc2.com/tb.php/66-18d9d0f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