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16

阿远的十六夜以及远隽同学。

刚才阿远问我,何谓语言骚扰还有身体骚扰。
我就说了不知道哪里想到的囧话。
之后就写了短短的文给她………………

阿远妳害我很想写完………………

以下文。


葬雅。 01:43:30
[嘿,今天怎么会那么好来光临我啊。]十六夜握着那支用了很久都快没了墨水的钢笔,走向远隽。
[呿,要不是刚才体育课的时候扭到脚还折到手的话,我才不想走近你这变态的保健室一步。]远隽缓缓的向后退,厌恶的表情完全的写在脸上。
十六夜笑了笑,倒退,往自己的座位走。
[哎呀呀,坐啊,不然我怎么替你包扎呀。]
远隽无奈的走去十六夜指定的位置,坐好。[我先警告你最好别乱来,不然我马上上了你。]
[哈哈,你要是想上了我,我会更开心的。]十六夜迅速的站起,趁着远隽稍微放松警戒的时候,走到他身后。
[喂你干嘛?!]
[不是啦,要替你检查啊……你别那么怕嘛,怎么说都好我都是个老师,不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对你做些什么的啦……]
十六夜笑得很纯良,但双手…………却开始往不是患处的部位滑走。
[远隽你的关节很美哦。]十六夜的指甲划过远隽的右手食指关节。
一阵阵的酥麻感让远隽不得不把自己的手往后抽。[你干嘛啊!]
[检查啊。]
[不是这个手受伤!]
[哦,好吧。]十六夜依然维持着一样的姿势,半弯着腰的与远隽说话。
[是这里吗?]十六夜抓起远隽的左手,仔细的观察着。
[废话没看到肿起来了吗?]远隽稍稍的把身子往右边移去;因为他发现,十六夜的唇很靠近自己的脖子。
就连说话,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不断的挑逗着自己。
[喂!你不觉得你太靠近了吗?]
[有吗?哎,你别打断我想东西啊,想你视为生命的手废掉吗?]十六夜突然的严肃起来,一脸的不满让远隽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变得比对方还要弱。
[呿,对不起啦,烦死。]
[别烦。]
十六夜还是那副脸孔,不曾改变。
当远隽以为十六夜是真的在替自己检查伤势的时候,却只觉得左耳有什么滑了进去。
温温湿湿的。
十六夜的舌头早在远隽不注意的时候,滑了进去。
他的下唇抿着远隽的耳珠子,牙齿不断的打磨着。
[唔——]当听见远隽忘我的唔了一声之后,十六夜的双手也开始行动。



嘛…………
大概就是这种粗糙的东西……
我文笔不好……这个是最大限度了(才不是)
阿远,妳系衰人(广东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qiyakaori.blog27.fc2.com/tb.php/46-2408c69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