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2.03

我蛮喜欢的那个人啊,他离开了。

我啊,几个月前看了一篇文。
那篇文很长,作者没有完成它。

那位作者叫御悬。

他离开这个世界大概是一个月前,也就是十二月的时候吧?

其实看着由他学姐用他的帐号发的那篇公告,我哭了。

[最简单地说,他走了。离开了。不回来了。
或许该说回不来了。
他离开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但我抽不出身。我没办法从悲伤的漩涡里抽出身来。
]

刚看到第一句和第二句的时候,我不懂。
可是看到第三句的时候,我哭了。

这篇公告是一月三十一日发出的。
那么,御悬离去的日子可以说就是在十二月。

当下眼泪就流了出来,原因无他。
那是因为,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都在注意。
所以当十二月份的时候,御悬没更新,我就觉得奇怪了。

然后在知道真相后,眼泪就是这样的,流了出来。

啊啊。生命啊……


这篇公告是那位学姐写的。


[首先,我不是他。
  
再来,我为自己的软弱道歉。
  
  我登入他的帐号好几次,甚至破了二十次大概都有。但每次头脑总会发白,最後又微微颤抖著退出。
  
  我跟他一样,都不够坚强。还面对不了一个事实。
  
  最简单地说,他走了。离开了。不回来了。
  
  或许该说回不来了。
  
  他离开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但我抽不出身。我没办法从悲伤的漩涡里抽出身来。
  
  我大概能算是他的乾姊姊。从认识他开始,他就学姊学姊地叫著我,直到他走。……总能算得上半个姊姊了吧。
  
  然後,既然他都离开了,就让我做点任性的事情。
  
  我想揭开他几个爱逞强的谎言。
  
  ……那孩子的身体,其实在半年以前就不行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开始接触网路。
  
  我没见过比他更呆的孩子,电脑从来就只用来写报告和找资料。但从他的身体开始坏了起来後,他就接触了网路。
  
  他很不擅长说谎。他的脸会红,头会小小地撇开,声音会不自然地微颤。但是在网路上,这些对方全都看不见。
  
  所以他在这里架构出了一个小小的天地,在这里他能告诉自己:他很好。他很好。他很好。
  
  声音会颤抖,但打出去的字不会。在这里的时候,我在一旁看著,连我都有种错觉:他很好。他没事。
  
  他什麽病都没有。
  
  但时间终究会带走一切。
  
  我也看著一切。
  
  当他说他的电脑坏了、需要送修,因此不再能定时发文,发文次数开始变得愈来愈没有规律——那个时候,他大半的时间已经都耗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我问过他。为什麽要说谎?
  
  他有些困扰地皱起双眉,对我说,「我在那里认识了很多人,很多好人。那里没有人见过我,没有人知道我的情况,所以……既然不知道,那麽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傻孩子。对我、对他的其他朋友而言,都是如此。
  
  他是个很爱逞强的傻孩子。就连对根本没见过面的陌生人也要逞强,也要为了别人而逞强。
  
  然後,在手术失败、他终於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对我说。
  
  「学姊,我那些……很久没联络的朋友,就别告诉他们了,好不好?……还有,网路上……也是……」
  
  他的肤色向来晒不大。但苍白成这样我却很少见到。
  
  「……宁可让他们觉得我不负责任吧。」
  
  我不懂为什麽我没有哭。或许是天生就没有泪腺的存在。
  
  但却有浓重的悲伤袭击上来。
  
  这是我第一次骗他。我答应了,却没有照著他的话做。
  
  我拒绝遵从他的要求。……为什麽呢?都到了最後的时候,你还得以这样的形式来逞强?
  
  你在对著谁逞强?你是因为什麽而逞强?
  
  为什麽呢?
  
  他的事毕竟是他的事,我在这里不好说得太详细。
  
  在参加完他的葬礼後,我将累积的假期一股脑地请出来,把自己关在家里。态度不算消极——我没那麽懦弱,却也没那麽坚强。
  
  我只是对著电脑,开始一点点地写出和他从认识开始的零散回忆和对他的印象。
  
  ……然後,写到最後终於承受不了,几乎是随便找个地方就丢了上去。
  
  不是写给谁看,只是再也受不了一个人承担的回忆的沉重,於是找了个出口抒发出去。
  
  
  如果真的有人想知道他的一些事情,或是愿意替他献上一句祝福、一朵沾著露水的白玫瑰,就去那个出口看看也好。
  
  http://blog.pixnet.net/dimmish
  
  里面「日常生活」里的「关於他」,堆了我自己点滴的思绪。一点点地放上去,或许有一天会将我对他所有的记忆都给放在上面。
  
  当初写这个时,倒是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功用。
  
  至於里面「日常生活」外的东西,都是给人将刀架在脖子上所写下来的,如果看一看「关於他」中的什麽、觉得沉重了,那麽翻翻其他为数不多的几篇来调整下心情倒也可以。
  
  在写下其他那几篇时,我最深刻地感受到了,文字果然是种会骗人的东西。
  
  无论心情有多沉,只要自己愿意,文字间就是能透出欢快的意味。
  
  多不可思议。
  
  ……所以,他才喜欢吗?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一切。
  
  那个老爱逞强的孩子。
]


然后,我们都被蒙骗了,被文字蒙骗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qiyakaori.blog27.fc2.com/tb.php/4-7c0ba3f9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